<delect id="fzrv5"><track id="fzrv5"></track></delect>

        <cite id="fzrv5"><track id="fzrv5"><delect id="fzrv5"></delect></track></cite>

        <delect id="fzrv5"><noframes id="fzrv5"><ins id="fzrv5"></ins>

            <delect id="fzrv5"><track id="fzrv5"></track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fzrv5"><noframes id="fzrv5"><ins id="fzrv5"></ins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zrv5"><track id="fzrv5"></track></cite>
              <ins id="fzrv5"><noframes id="fzrv5">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fzrv5"><th id="fzrv5"></th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現代詩歌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

                | 敏清

                謝爾蓋·亞歷山德羅維奇·葉賽寧(1895年10月3日-1925年12月28日),他曾發表抒情詩《白樺》,并出版第一部詩集《亡靈節》,代表作是組詩《莫斯科酒館之音》。下面就是小編給大家帶來的葉賽寧的現代詩歌,希望能幫助到大家!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


                更多“詩歌”的相關文章內容推薦【↓ ↓ ↓ 】

                散文詩歌精選6篇

                朗誦的愛國詩歌5篇

                關于樹的現代詩歌6篇

                關于植物的現代詩歌6篇

                莎士比亞經典英文詩歌5篇(雙語)


 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1

                一去不再來

                我不能使那清涼的夜再回來,

                我不能看見自己女友那苗條的身材,

                我不能聽見那支歡樂的歌,

                夜鶯在花園里唱,動人心懷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春天的夜晚已經飛逝,

                你不能說:“等等,再回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蕭索的秋天降臨了,

                綿綿的雨灑盡無限悲哀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女友正在墳墓中沉睡,

                愛情在她的心靈深處掩埋,

                秋天的風雨不會驚醒她的夢,

                也不會溫暖她的血液,還原她的姿態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支夜鶯的歌終于沉默了,

                因為夜鶯已飛向海外,

                它已不會唱出更動聽的歌了,

                就像在那清涼的夜里婉轉低徊。

                往日的親密與歡樂已飛得遠遠,

                那時日子過得多么暢快,

                心中的感情變冷了,

                啊,過去了的——永不再來!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2

                  已經是夜晚,露珠

                已經是夜晚,露珠

                在蕁麻上閃光;

                我站在路邊,

                緊挨在柳樹旁。

                朗朗的月光,

                正照在我家屋頂上,

                我聽到遠處傳來

                夜鶯的歌唱。

                又暖和又快活,

                就象冬天圍著火爐,

                白樺樹站在那里,

                就象一根根大蠟燭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在小河那邊,

                樹林子隱約可見

                睡意惺忪的更夫

                呆呆地敲著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3

                竹籬上掛著水楊梅

                竹籬上掛著水楊梅,

                家釀的啤酒噴發著溫馨;

                陽光像刨平的木板條

                遮隔了那朦朧的淡青。

                售貨棚,吃食攤,各種雜耍,

                安著旋轉木馬的游藝場一片叫喊,

                自由自在,熙熙攘攘,

                踩平了小草,把滿地的樹葉踏爛。

                馬蹄聲和女小販嘶啞的叫賣聲混成一片,

                蜜汁酥餅煎炸出醉人的香噴噴。

                要是身板不靈活,可要小心,

                旋風會揚起漫天的灰塵。

                村婦象大清早起來那樣尖叫,

                她們都用香蒲畫過眉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不是你的繡著花邊的批巾,

                閃著青綠色的光像在風中飛?

                啊,笛子歡快的單調,

                大膽動聽,響徹入云;

                唱吧,常淹死自己女王的

                那個斯金卡·拉辛。

                啊,羅斯,是你把女人裝束的艷紅

                扔遍了大街小巷,那樣的好看;

                但愿我對她們傾心的一瞥,

                不會受到你的古板祈禱的審判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4

                早安

                金光燦燦的星星昏昏欲睡,

                明鏡似的河灣搖晃顫動,

                晨曦映照著小河灣,

                染紅了那漁網似的天穹。

                睡意惺忪的小白樺微笑了,

                梳理著柔軟如絲的發辮。

                綠色的瞿麥發出悉萃聲,

                露珠的銀光一閃又一閃。

                籬笆旁的蕁麻長起來了,

                在五彩繽紛的珠母貝把自己打扮;

                它淘氣地點著頭低聲私語:

                “早晨好啊,早安!”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5

                田野收割了,樹林光禿禿

                田野收割了,樹林光禿禿,

                霧從水面升起,空氣濕漉漉。

                柔和的太陽像車輪

                滾向藍色的山崗后。

                被掘開的道路沉沉入睡,

                今天它已開始憧憬,

                不用等多久了吧,

                白雪皚皚的冬天就要來臨。

                哎,就是我昨天也親眼在霧中,

                在喧響的密林中看到:

                棕色的月牙像馬駒

                駕駛著我們的雪橇。
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相關文章: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現代詩歌5篇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寫的現代詩歌5篇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寫的現代詩歌5篇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經典著名詩歌優美現代詩5篇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寫的詩歌5篇

                俄羅斯詩人葉賽寧的優秀現代詩5篇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詩歌5篇

                葉賽寧的詩精選5篇

                《江南》現代的詩歌精選5篇

                歌頌菊的現代詩歌5篇

                16981
                亚洲变态另类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不卡无码av@中文字幕,亚洲成a人v欧美综合天堂,亚洲成年片男人的天堂一,亚洲处破女18分钟网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